相关文章

卧底20天体验海漂族 在上海找份工有多难

  1.胖子找到月薪5000的工作

  2004年3月8号星期一晴

  晚上,胖子满面通红、一身酒气地敲开了门。胖子今天第一天上班,老板请客吃饭,算是迎接新员工。待遇还不错,听他讲,试用期每月工资3000块,再加上各种补贴,有差

  也许是因为喝了酒,胖子话很多,我便乘机让他聊聊自己的经历。

  他说:“毕业这几年,有谁会像我这么坎坷。”

  3年前的7月大学刚毕业,胖子便失业了4个月。胖子生在农村,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毕业的时候还没钱买手机,所以当时发出去的简历,用的是一个在深圳的亲戚的手机作联系方式。谁知胖子到深圳后,亲戚说自己的手机前一天刚丢。胖子当时就傻了,没办法,只好换用一个朋友的手机,哪料到两个星期后朋友告诉他说手机被自己的弟弟拿到了另一个城市,而且白天关机,晚上才开……就这样,等胖子在深圳找到第一份工作,已经是2001年11月份了。

  说到这儿,胖子顿了顿,定定地看着我们,眼里有些委屈。

  工作没多久,弟弟结婚。胖子说自己只有一个弟弟,所以一定要回去张罗。等办好弟弟的婚礼准备回深圳上班的时候,母亲却说什么都不放他走了。胖子心疼父母,担心母亲身体不好没人照顾,就留了下来。这一留就是两个月,公司不断催他回去,没办法,为了能让父母高兴,胖子辞掉工作,在郑州又找了份工作。虽说工作还算不错,可以“好男儿志在四方”为座右铭的胖子总觉得心里不甘。

  也巧,胖子有个表舅在西安开了家经营汽车配件的公司。胖子很高兴地来到了西安,工作很卖力。

  “七八月份的西安,差不多每天都是摄氏三十七八度的高温,我每天骑着自行车,大大小小的汽车配件店铺一家家地跑,每天都要骑100多公里的路。”胖子回忆道。

  眼看着自己的工作越做越好,却冷不防被自己的主管设了个套:主管突然把他从刚做熟的区域调到另一个新的区域,然后打报告给经理说胖子自满,工作一落千丈。胖子气不过,愤而辞职,但碍于表舅的面子,只说自己要考研。就这样,结束了在西安的工作。

  胖子突然停下来问我们:“当你发现你的同事或下属做得比你好的时候,你会不会想办法排挤掉他?”

  我说不会,胖子冷笑:“那是你还没工作。换了我,现在我也会这样做。”

  接下来是考研,可偏偏节骨眼上又出了问题。2003年1月9日,胖子突然开始发烧,一度烧到了40度,导致鼻黏膜毛细血管破裂,鼻血止都止不住。踏进考场的时候,头晕目眩。胖子说3个小时的考试自己只有两个小时的体力。考研成绩很快出来了,胖子单科成绩都过了,只是总分差了6分。

  “唉,只是总分差了6分啊。”胖子喃喃地重复了好几遍,一脸无奈。考研未果,2003年春节过后,胖子说服母亲,来到了上海。很顺利地找到了一份工作。没多久,一个朋友也来上海找工作,于是胖子一个人的工资两个人花,手头一直不宽裕。再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胖子跳槽。但没想到,接下来的这家公司又让胖子很是伤心。

  “有谁会自己贴钱给公司卖命的?”胖子在这家公司做协理销售,4个月的时间差不多跑遍了整个中国内地。虽然公司有出差补贴,但很多时候根本就不够,胖子就掏自己的腰包。本以为自己的努力会有好报,不曾想一个同事的几句谗言让他被公司辞退,“离开公司的时候我倒是想开了,不怪他了。我同情他,甚至可怜他,因为我比他做得好。所以我还在经理面前为他说了好话。”

  给别人打工总觉得受约束,辞职后胖子干脆自己办公司。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二姨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去世。“手头的钱都拿去给二姨办后事了。”

  创业被搁浅。没办法,今年2月份开始,胖子只好再出来找工作,而这时他已经没什么积蓄了。

  “你们相信吗,我现在身上只有900块钱了。”胖子有点激动,“从2月20号开始到现在,我面试了4家公司,我已经没钱再等下去了。不然我早自己租房子住了,怎么还会呆在小旅馆里。”

  屋里一片寂静,大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就是因为没钱,相识5年的女朋友最后还是跟别人走了。”提起女朋友,胖子眼睛隐约有些湿润。“我跟她认识5年了,我都承诺要娶她了,可……她曾两次提出跟我分手,一次是2001年12月25号,一次是今年1月12号,原因就一点:我没钱。第一次提分手的时候,我赶到她家,把结婚要准备的事情都办好了,为此还错过了见我奶奶最后一面,我从小是跟奶奶长大的,我……”

  胖子终于哭了。“一年之后我的年薪要是达不到10万,我一定出来自己干!”胖子抹了抹眼睛说。

  2.苗苗的志向、老方的家、夫子的爱情

  2004年3月9日星期二晴

  昨天晚上听完胖子的故事,我就立刻出去给黄秋生打了个电话。他听了我的叙述很满意,叫我继续搜集这些人的故事,并暗示这次卧底任务完成的好坏,将很大程度决定报社是否会留用我。说“当记者的,最终是靠稿子来决定生存的状态”,听得我又是兴奋又是胆寒。所以今天发力,狠狠地搞了一些情报。

  早上去洗脸的时候听到楼梯拐角有人在小声打电话,我歪着脑袋偷听,好像是公司通知面试之类的。还想细听,对方忽然过来,来不及避,撞了个满怀。是苗苗,我们两个都有点不好意思。过了会儿,只见她换了套职业装,踩着一双高跟鞋急急忙忙地出去了。

  中午,苗苗一脸不开心地回来了。她今天面试的是一家服装公司,面试很顺利,对方给了她offer,但苗苗对薪水不满意,月薪只有1300元,苗苗当场就拒绝了,“哪怕他们能把薪水开到1800,我就接受了,毕竟第一份工作,我对薪水也不是很计较。但他们给的工资实在太低了,租房、吃饭恐怕都不够。我已经毕业了,总不能再向父母伸手要赞助吧。再说了,难道我就那么差?就值这点薪水?”

  为了这次面试,苗苗第一次穿上了高跟鞋,结果把脚磨破了,走路一瘸一拐的。

  午觉后,苗苗跑过来聊天,说是想通了,如果这两天再没有什么公司的消息,就打算做翻译去。“本来不想找翻译类的工作,可现在看情况不妙,算了,还是做翻译吧,反正还要考研,做翻译不会丢掉专业。”

  苗苗很想考复旦外语系的研究生,去年毕业的时候就打算考的,不巧报名那几天突然生病,只好不了了之,今年她想一定要考了。苗苗很喜欢头发花白的老教授,觉得莫名的亲切,总说等工作定了,一定要去复旦逛逛,听听复旦的课。

  下午5点多吃完饭,3人散步到世纪大道。夫子第一次来,很兴奋,不断地夸这地方好。苗苗也很喜欢这里,说是感觉很开阔,很安静,还说将来就想在浦东工作,不喜欢浦西的嘈杂。

  天慢慢黑了下来,不远处,金茂大厦的灯一闪一闪的。

  苗苗很喜欢金茂最高的那层,夫子开玩笑:“好,最上面一层就给你了,剩下的都归我。”大家笑成一团。

  从世纪大道走到张杨路,一路上有很多银行,苗苗兴奋地说将来工作了,一定要把每个银行的卡都各办一张,把自己的钱分别存到每张卡里,平常身上只带一张卡,这样就不会很快就把钱花完了。我泼她冷水,你能赚多少钱啊,苗苗只是笑笑。

  路过一家手机店时,苗苗冲了进去,说要看看诺基亚的第一款折叠手机,未果,苗苗叹了口气:“看来它是要等我有钱再出来了。”

  下午又新来了一个朋友,安徽人,姓方,今年32岁了,原来是在一家银行做会计,因为银行要裁员,自己也想换个工作,就报名买断了工龄,到上海来看看。我一边向他介绍上海的情况,一边和他聊。

  方大哥早已成家,女儿都已经5岁了。方大哥家在农村,经济条件不好,读中专的时候学费也高,再加上还有个读书的弟弟,家里负担很重。

  “每次我们兄弟俩一回家,我母亲一去别人家,别人就害怕,总躲着,”方大哥笑着说,“就是怕我们去借钱。”

  两年中专毕业后,方大哥顺利进了银行,挑起了家的重担,养活自己,同时供弟弟读大学。熬到弟弟大学毕业,才跟相恋了3年的女友结婚。去年,银行开始裁员,方大哥觉得银行的工作限制了自己,索性申请买断工龄,到外面看看。

  今年年初,经朋友介绍,方大哥到广东呆了一星期,工作也定了下来,包吃住,月薪1500。但女儿一个生病的电话打来,方大哥坐不住了,“人有了家就有了牵挂,总想离家近些。当时女儿突然生病,打电话来说‘爸爸,你回来吧’,我就心疼,最后还是放弃了广州。”

  方大哥解释为什么来到上海,“从上海到家,坐火车只要4个多小时,随时都可以回去,所以就决定选择上海了。”目前已经有一家公司要方大哥做财会了,提供住宿,每月工资1000。

  “现在我父母、岳父母都还不需要我们太多的照顾,弟弟也成家了,正是我负担最小的时候,况且自己年龄也还不算太大,所以还是想出来闯闯,不然总是不甘心。”

  聊着聊着夫子也加了进来。

  夫子家也在农村,上有个哥哥,下有个妹妹。哥哥在北京打工,妹妹则在浙江打工,他是家里唯一的大学生。

  夫子突然冒出一句,“要是考研考上了,就有机会把女朋友追到手了。”

  大家不放过他,再三追问,夫子很不好意思地讲起了自己的恋爱。对方是夫子的校友兼同乡,年长他一两岁。

  “你相不相信一见钟情?”夫子的眼睛一亮一亮地,“反正我是第一眼看到就喜欢了,虽然她不是很漂亮,但就是让我觉得很舒服。”

  很单纯的,夫子开始了暗恋。但随着年纪的增长,毕业找工作的问题涌来的时候,夫子发现问题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总不能异地相恋吧,自己什么都没有,怎么给对方一个稳定的生活?”

  本来想考研留在女孩身边,但天不遂人愿,无奈,夫子选择了放弃。

  “30岁之前我是不会再考虑这个问题了。”(李松涛)